功德圓成佛子身

功德圓成佛子身-作者: 老咪
dawathang_article01

喇嘛最初找我護持第二世八邦欽哲仁波切不丹的祖寺-蓮師月地宮 燈房 建設項目時,跟我說,如果你不想做也沒關係。

喇嘛知道我已經有三個護持項目在手了:

一個是八邦寺大印經院,那個項目,我們已經護持了差不多5年了,主結構已經完成了,現在在修院牆,道路和山坡的治理,馬上就開始籌募大印經院裡面的 瑪哈嘎拉房 的建設;

第二個項目,是八邦寺大藏經經板捐刻,這是個要做8年10年的工作;

第三個項目,是去年底(2015年11月)新開的青海蘇曼比丘尼寺的蓮花生大師宮殿建設項目,大家正在努力在今年入冬前完成主要的結構建築工作;

在這
3個大項目之間,我們還護持了八蚌智慧林(2015年)的結夏安居,和 青海蘇曼尼寺的東莞法會,嘎千法會,煙供日,懺摩辯經法會 和這三天為法王噶瑪巴佛行事業除障的憤怒蓮師法會 等等。

當喇嘛跟我說不丹蓮師燈房這個新項目時,他說他知道我每天很忙,他並不想麻煩我。我沒有馬上回喇嘛我做,或者不做,我說給我兩天時間考慮一下。

喇嘛真的很好,我知道他內心很急,特別是隸屬這個燈房項目的還有一個廚房,這關係到喇嘛們吃飯的問題,其實真的很迫切。

我之所以沒有馬上答應,是因為我想評估一下自己,看看是否可以安排出時間照顧第二世八邦欽哲仁波切的這個燈房項目。我不想匆忙間答應了,而自己又做不下來。

想來想去,真的用了兩天時間去認真考慮,最後決定:做!不同以往,我這次更多更多考慮的是所有我們大家的功德。

我同一位和我一起護持八邦寺的朋友說,我跟隨喇嘛上師護持三寶福田12年,特別專注八邦寺的福田,箇中所得法益,我寫了四本書都沒寫完。我曾經問過好幾個喇嘛,如求我的個人小福報,功德是不是夠了?

哈,喇嘛們表現得對我這種說法感到很奇怪的樣子,可能他們都不善於想到個人的利益。他們通常都說,我們今天所做功德,是為了一切有情,是為了一切如母有情,離苦得樂,是為了自利利他,更是為了我們共同的生命目標-成就正等正覺。有意思的是,聽他們這樣說,我並不覺得空洞,與其說我相信,不如說我感覺,我感覺踏實,我覺得自己這十來年奉獻的寶貴人生很值得,很有意義。

早年我在上師大司徒仁波切坐下聽他教授,他是一位偉大的導師,坐下成就弟子許多,我是個四十歲才開始學佛的遲來弟子,所以,我並不敢向他老人家求什麼法,次次都是上師自己主動教授他想教的東西。

一次,上師講空性時,他講得很慢很慢,我知道,他是在很耐心地試探我可以明白的底線,但他講到第三句的時候,我已經跟不上他了,我開始請他逐字解釋,他嘗試了又嘗試,我依然不明,最後,他仰望虛空,嘆了口氣,說,「福德啊,福德。」

聽自己上師這樣感嘆,我感到非常非常慚愧,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上師坐下,無數俱德弟子都是上上法器,我可能是上師見過的,最沒功德之人。我想,即便此時我跟他說,我願奉上整個生命換取當下這個覺悟,但因為我自身福德不夠,隨便我怎麼說,覺悟本身這個功德,根本不可能彰顯世間。

是的,那是一次很慚愧,很心痛的經歷。那次之後,我下決心,為了成就我們共同的覺悟,我必須向普賢菩薩學習,發大誓願,做廣大供養

2015年11月,蘇曼比丘尼寺的喇嘛曲扎找我興建蓮花生大師宮殿的時候,他的一句話,擊中了我,他說,我們為安尼寺蓋的蓮師宮殿,即不是為了你,也不是為了我,我們都不可以住進去的,那是為了一切有情而建的,是為了一切有情而供養給蓮花生大師的,末法眾生,需要蓮師啊。喇嘛苦口婆心,語重心長,特別是最後那一句,「末法眾生,需要蓮師啊」,我怎麼覺得像似蓮師自己說的呢?就這樣,我最後答應這位來自青海蘇曼的喇嘛,完成蘇曼尼寺的蓮師宮殿

2016年3月底,我和家母在德里拜見上師灌頂大司徒仁波切,我告訴上師,現在除了八邦寺的項目外,我還在護持蘇曼比丘尼寺的一個小蓮花宮的項目,仁波切聽我講的時候,臉笑得像一朵花,好燦爛。

我沒想到上師會這麼高興,這麼多年來,上師應該聽慣了我的各種抱怨。

說實在的,所有我做的八邦寺的項目都是在上師和喇嘛的拉扯下圓滿的。這期間,我跑了許多趟印度拜見上師,但我在上師坐下更多時是哭哭啼啼,抱怨這抱怨那,而上師總是耐心地安慰我。我知道,一直有人在上師那裡投訴我,所以有一次,我跟上師說,我真不想幹了,你們找別人吧。上師不理我說的話,繼續他的開示,苦口婆心跟我說,我們做八邦寺不是為了我們自己,是為了八邦這個了不起的傳承,更是為了一切有情的福祉。

啊,這樣的話我聽得多了,我心想,我意已決,隨便你們怎麼說吧,更不可理喻的是,我竟敢打斷他的話,告訴他,我真的不要做了。。。不等我說完,他竟然以近乎吼的聲調跟我說,身口意,法報化的三身功德不完成,你怎麼成佛?!

那時,在上師的一路拉扯下,我們已經完成了八邦寺上大殿和八邦寺舍利塔大殿的建設工作,正在做八邦寺大印經院,這中間,因為做八邦寺重建項目的護持工作,我有較多的機會在上師坐下聽他老人家的佛法開示,每次上師重複再重複的內容其中就包括八邦寺上大殿代表什麼,舍利塔大殿又代表什麼,而大印經院又是什麼,這些項目於我們個人以及於整個噶瑪噶舉傳承來說又代表什麼,聽得多了,我以為自己明白了,可一旦遭遇他人的不理解,我就忘了,甚至想趕緊放棄,好慚愧。

當上師以近乎吼的語調跟我說,身口意,法報化的三身功德你不完成,你怎麼成佛?!他的威嚴深深震撼了我,我腦子裡騰顯的是“功德圓成佛子身”這句佛偈。那之後的護持中,依然有人不斷說三道四,但我一想到,上師座下的這個經歷,就不敢輕言放棄了。

其實,一直以來,總有些和我一起護持八邦寺好多年的功德主喜歡問我,啊,何時圓滿呢?我也是喜歡用這個佛偈回答。“功德圓成佛子身”,我曾經和一位喇嘛說起這個佛偈,喇嘛沒跟我講什麼大道理,他用有限的中文跟我反復說的就是,功德不圓滿,佛身難成就,你、你們必須努力去圓滿身口意,法報化三身的功德才可以圓滿成就正等正覺。

一直也有人問我,幹嘛總護持建廟的項目呢?我問了一次上師,上師可能覺得我這個問題太愚蠢,他表情有點奇怪,反問我:我們自己佛教徒不護持,難道你還指望他教他徒來護持?!

那次上師把我噎的夠嗆,雖然自己還是不太明白,但後來再見上師我再都不敢問這個問題了。反而是喇嘛們,他們很長氣,慢慢跟我解釋,其中有位很瞭解我的喇嘛跟我說,我們藏人,為了家人,特別是老人,或生病的人都喜歡隨喜建廟,特別有益於健康,長壽,尤其是像法王噶瑪巴,大司徒巴這樣上師建廟,更要大力隨喜了。

一次,在印度八邦智慧林,我和喇嘛說這個話題的時候,一位西方老學在旁,很驚訝我問這樣低級的問題,他說,每個人都知道,My body is the temple. 我的身體就是神殿。我跟他較真,他說我沒般若智慧,金剛經念得太少,他還說,有點智慧的人,會把這話倒過來看,哈哈哈。。。

我自己想了一下,是啊,好幾個功德主都跟我說過,他們雖然一年老過一年,但身體反而好過從前,他們說應該是跟著我們建廟的結果。我跟喇嘛說了這個正面經驗,喇嘛說很好,很好,但大家千萬不要執著,要心係天下眾生,把功德回向給一切如母有情,那你們就會更好!

2016年7月底,我和兒子重訪我讀書的德國城市,REGENGSBURG,那裡的大教堂(DOM)是巴伐利亞州著名的教堂。我和兒子座在大教堂對面的餐廳吃飯,看到一位女士,好像很傷感地樣子步入教堂,待我和兒子吃好飯,正在享受甜品時,那女人從教堂出來,看上去不那麼悲傷了。不知怎的,我竟然覺得自己像被電了一下,突然明白我們那些矗立在藏地的廟宇,應是多少多少眾生心裡的神殿啊,那也許就是他們唯一的救度。

後來我把這個感想和一位相熟的喇嘛分享,他竟然感歎福德,他說,這是從福德里升起的光明智慧。好感恩!

護持第二世八邦欽哲仁波切不丹祖寺-蓮師月地宮 燈房建設項目的通告一發出,馬上就有好幾個家庭參加了 燈房功德榜(每個家庭2000美元),而且,這個項目還在不斷有人發心參與和隨喜,至今天,功德榜家庭名額僅有4個就圓滿了 (每個家庭人民幣13,500元;港幣15,600,一個家庭僅限二個人名+合家,名字會刻在燈房墻上)。

福田種到今天,我看到大家都有善良,美好的發心,是的,護持八邦欽哲不丹祖寺蓮師燈房建設,我們需要仰仗八邦的傳承和歷世八邦欽哲的慈悲功德,願我們大家,願一切有情眾生,不管遭遇什麼,心中 總 可以升起光明智慧!

啊,我這幾天真被你們大家感動了,讓我們一起加油!

banner_bhutan_dawathang_lamps
照片名称:新福田-KKCW 不丹 蓮師燈房建設項目
所属相册:本網站-噶瑪噶舉網絡世界 KKCW 不丹 第二世八邦欽哲仁
照片描述:本網站-噶瑪噶舉網絡世界 KKCW 不丹 第二世八邦欽哲仁波切祖寺-蓮師月地宮 燈房建設項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